返回展館
首頁 > 設計學院 >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美術系99級畢業展【朵朵派】
作品分類
【畢展主題】朵朵派
"「朵朵派」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美術系今年即將畢業的二十八位年輕藝術家的畢業聯展,將他們在中部四年來的所學所感作一完美呈現,在這場藝術派對中,彼此共鳴出屬於這世代的藝術發想,各種不同媒材與形式風格,如同現場充滿著一朵一朵的對話框,期待著與觀眾一同對話與解讀,這是一種視覺的世代派別,也是一場藝術的青春派對!
「朵朵」( DoDo )一詞來自漫畫對話框的造型,是一種喃喃語述,也是一種翩翩想像,它是寬鬆的、隨性的、有趣的,可以看出這是年輕世代的慣用詞與命名。「派」可以是指派別,美術史上我們可以看到如「印象派」「野獸派」等流派,社會上也有十教九流等種種派別。而食物上更有各種口味內餡的「派」( Pie ),種種意涵都一如我們一個個獨一無二的個體。而究竟朵朵派是什麼派?!在這次的朵朵派畢業展裡大家可以親自來任意地品嘗,我們希望將大學四年來所學的創作成果與大家分享,這裡有各式各樣的派等著大家,也希望觀者能和大家分享,你的想像。
此次展覽有各式各樣的創作形式發表:油畫、水墨、錄像、版畫、裝置、數位等多元媒材,也有具深度的藝術理論發表,是一場年輕藝術家的藝術發表會,值得大眾駐足欣賞,也是一場溫馨派對,分享你我的情感與想法,更是一塊擁有豐富內餡的Pie,值得客倌們細細品嚐。
此次展覽不僅在彰化師大校園內美術系藝薈館展出,並接續在彰化縣福興穀倉及台中創意文化園區(台中酒廠)對外發表,藉由展覽形式的交流,激盪出藝術與創意的火花。彰化師大美術系本著這股藝術信念,期待中部所有的藝術愛好者能共同參與,為中部藝文舞台注入一股年輕的新活力,將「生活就是藝術」的理念帶到每個角落。

【王秋敏】貝耶特之旅

作品簡介:

2D animation film / 5min 38s
「貝耶特」(Better)是總括渴求幸福、追尋理想、實踐真理…種種正向力量的實體人物。其正向力量不再僅止於消極的、不再如同薛西弗斯,因為"存在”這一強迫性的事實而去追尋理想中的生命。而是極度地積極渴求美好的生活,進而感激、需要生存;極度地企圖將如幻影般的美好生命實踐出來。在此貝耶特的旅行,是一種為了渴求不可知的美麗、全新生活,而產生的長時間位移。它是一段脫離舊事、追求全新理想生活的經歷。
【李婕】當代藝術家系列①李婕

作品簡介:

“……對藝術家的神化使人們不是根據作品的內在價值,而是根據作者的聲望來評價作品。展覽會目錄單和音樂會節目單上的名字成了評判的尺碼,參觀者和聽眾更關心的常常是那些名字,而不是他們實際能看到的或聽到的。”
豪澤爾(Arnold Hauser)
德國哲學大師高達美(Hans-Georg Gadamer)認為理解與詮釋之間的關係相當的密切,一個人對一個文本做出詮釋就代表了其個人對此文本的理解,並且與文本產生了對話,因此做出個人的詮釋;然而每個人與文本對話之後所作的詮釋或許都會有所不同,也就是對文本各有程度上不同的理解,這也就是每個人都展開了一個視域(horizon)。這些不同的視域豐富了文化、開創了許多的可能性…。這是個精闢的觀點,卻也是個過於樂觀的推論,實際的狀況是,當今的藝術作品靠著專家的詮釋以及歷史意義價值水漲船高,有時候觀眾還來不及靠自己去解讀作品時,它豐富的背書已經強迫觀眾用特定的眼光去看待該藝術品/藝術家…。
藝術作品在社會中為觀眾所認識瞭解的同時,也為自身在歷史上留下了某種形式的記錄──可能見諸於媒體報導、展覽目錄、畫冊或口頭傳頌的記錄。藝術社會化過程中觀眾對藝術作品的接受是需要中介者的參與和幫助的。中介者可能是教師、藝術史學者、藝評家、鑑賞家,通過中介者的解釋,觀眾得以了解作品誕生的歷史,它的社會價值,或創作者的生平背景和競爭對象等等。簡言之,中介者扮演著一個“教育”的角色功能。豪澤爾(Arnold Hauser)對中介者的看法是,藝術作品的創作者是藝術價值的創造者,而作品的鑑賞家、批評家和研究學者則是創作者藝術聲望的製造者;藝術家創造了作品的形式,中介者創造了關於他們的神話。由於中介者創造出藝術家的聲望,同時也使他們的作品在社會化過程中得以有效進行。在藝術作品轉換為商品的交易買賣這段過程中,中介者所發揮的“促進購買慾”誘因與導向,間接影響在藝術市場上消費者的考量,消費者及觀眾常根據作者的成交記錄或市場行情以及中介者的論述備書去評斷定位作品,很多作品被包裝了,但並非多數觀者經由個人解讀欣賞去詮釋定位藝術品在個人心中的價值。…「去拆開那個包裝!」
身處於消費文化主導一切價值的環境,「包裝」已是成功者的王道,化裝品包裝了青春痘,設計剪裁包裝了水桶腰,名牌包裝了貪婪,名校包裝了怠惰,文宣廣告包裝了候選人,逆境求生的故事包裝了藝術品(/家),讓自己有個好包裝的重要性空前強大!「我想紅」是每個年輕藝術家內心的共同吶喊,然而成功的捷徑絕非青年守則,更不需閉關修練,作為一個身處於當代消費情境下的創作者,不知幸或不幸,我們有著好多好多的機會與機制可以藉著策略操作而完成「紅」的夢想,「我想紅 之 當代新興藝術家系列專輯①李婕」藉由包裝自己的手法,因應當今消費社會潮流,呈現出一位勢單力薄的年輕人,利用消費機制去操控自己,讓自己短暫成名在作品中,如同安迪沃荷的精神。最後不論是荒謬的或者是諷刺的,都開創了無數的可能性。
3.表現形式
拍攝一部近似「名人推薦」的影片,達到「自我包裝」的目的,形塑「李婕」這位優秀的潛力新生代創作者,然而同時,將影片的籌製過程一起暴露展示,以揭露消費文化的虛偽結構,達到反諷的意圖。 影片中邀請當今在藝壇上活躍的藝術家、研究者爲我這位「青年藝術家」背書,拍攝剪輯為一部有質感的紀錄式影片,片中眾人述說「李婕」的特質與潛力等正面評論,卻不出現其任何創作影像,展出時亦只有影片而無作品,藉主體的消失呈現主題的荒謬,也暗示著「主體」的易位-包裝已經取代實質。邀約時會提供酬勞,帶出一種交換行為帶來的消費影射,聯繫過程內容也將會記錄展出。
佈展方式如作品草圖,以40吋液晶螢幕播放影片,並於展牆後陳列與參與錄製評論的藝術家的來往聯繫紀錄(包括信件、照片、手稿、收據…),形成對比。
【侯廷霖】無題
【洪良】藍調
我長期以環境地景為創作體裁,本次作品是由我前一次創作經驗延續而來,在之前的創作經驗上,我曾經嘗試把台灣的地景加入我的創作中,緊接著前幾件創作後,我對城市建築強烈的空間感很感興趣,希望能多了解都市型態,有了前次創作的經驗當基礎,我知道一個城市的建構是包含許許多多的元素構成的,其中建築物更是塑造都市形象的重要物件,同時也能在建築物上發現都市理性和冷靜的特性。
在都市的繁榮之下,城市中新興的建築也如雨後春筍般的快速興建。我喜歡到都市裡走走,彷彿走在鋼筋叢林裡,感受都市人來人往擦肩而過、感受高樓大廈的玻璃窗隨著時間不同所反射出不同的光線變化。都市的建築高大聳立帶給我很理性、很剛直的感覺。也因為建築如此穩固彷彿從水泥地裡生根長出的,和生活在建築裡頭、及建築外頭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型成一種有趣的畫面,更加深我對都市建築這種「冷調」的感受。
為了表達都市這種冷調的特性,取景上我特別強調高大聳峻的建築,它冷硬的結構與環境間的關係對比,色調上我使用藍調子加以統合,藍色是非常主觀的,帶有感傷的情調,表現出冰冷的氛圍。同時,我希望我的作品是能馬上吸引人目光,帶給人震撼並且能快速被理解,當觀者駐足於我的作品前時會感覺自己就投身於作品當中,讓觀者彷彿能與我的觀點一起看這樣一個特別的城市風貌,體驗我所體驗的感受。
【孫文章】錯過
以藝術治療過程中常使用的畫自畫像的方式,來了解自己,也平靜我的情緒,來表達一種思念,也企圖解決我生命中的問題,在我複雜的情感中得到解脫。
人物排列之間的關係呈現了一種對話方式;人物上的筆觸、線條,皆屬於個人的繪畫語彙,環聚的線條宛如一朵花的綻放,那些細鎖的筆觸,一筆一筆皆是我表達情緒的情感記號,那些繁瑣筆觸所構成的人物造型,像一種胚胎似的圖案,讓我想找尋我最初的思念,也藉由找尋開始思緒的過程當中,發現並了解自己的成長過程之中,錯過什麼。
【許育菁】我的我想開口
" 身體是自我內在與外在環境互動的接收器,它有著如影隨形的親密關係,即使想擺脫也甩不掉,你認識他嗎?我想,說熟悉又有點陌生,說不陌生又知道點什麼,或許不完全了解那只皮囊的真面目;但不斷接收身體的感官經驗,以及知覺受到挑釁後的蠢蠢欲動,或許能窺伺隱藏在所有醜陋傷痕的表面肌膚下、真皮層下的恐懼與狂喜,他們是如何的掙扎與廝殺,最後而得以釋放。
那些不為人知的過去或是個人私密的情感,在於想說與不能說之間,迫使自己面對壓抑、矛盾、衝突的窘迫:不能說,出於保護自己,不想張揚並公諸於世,倘若說出了口,自己是否便顯的不完整;想說,卻仗著弱勢的條件而貪心的想得到溫暖。這樣的…我的我想開口。
當無數傷害已造成時,還有辦法回復成從未發生過嗎?傷痕累累的身體,無數的開孔與凹洞,想填補卻補不了的無奈感,「那個誰誰誰?」,被標記的身體就是這樣來的吧!身體內外間的磨合總想得到完整的外型,然而那些身體卻連自己都合不攏,還能確保內外不再分離了嗎?充滿拉鏈的身體是不是拉起來就能不被看見了呢?我的我想開口,那些本不能說話的身體,受冤壓抑,恨不得衝破皮囊開口申訴,即便充滿傷痕,皮層下的組織細胞、血液到處流竄,加上皮肉間的撕扯,身體內外承載極大壓力,要的只是尋求一個出口與解脫!殘暴的外力介入身體本身的自主性,當表皮被劃開、裂解,那股橫流發生在一瞬間的刺激,它既是痛苦又充滿快感。
面對空白畫布有股強勁的衝動驅使我加諸於它,把自己所接受而不能在現實生活中付諸行動的情緒,透過畫筆一一介入,而那些形貌傷痕是正負空間,對自己是接收也是釋放。我的我想開口…,透過記憶、身體的歷史訊息,我微觀自己的內在,期待一種清晰與誠實,然而臟器的組織與黏膜以一種真實的醜陋乍現眼前,一種好像是我又不是我的遙遠與親暱。我對自己施加的暴力,把壓抑許久的憤怒、憤恨嫉俗與不滿透過畫筆宣洩,縱使能把醜陋包的完好如初,潛藏心底的特質才是爆發的來源,在近身肉搏中,在喃喃對話裡,負面消極的心態透過創作得以抒發,或許一開始滿腔熱血的激情,藉由不斷的說出口而得以平復沉澱,我想創作的過程幾乎像是一種療癒的過程吧!
【曾蔡琳】擁‧懷抱
"從前就對手部的描寫與形貌倍感興趣,認為它具有引導性的意義,「手」有許多象徵意義,例如:扶持、輔助、守護、指導與傳達各種情緒、表情,我利用布材來呈現各個體不同的性格,將它們至入於同一個空間。外圍窺視與觸弄的趣味,使觀者產生興趣去探索,外空間的昏暗與內空間為黃光溫的調性產生對比;就如同一個人的性格,在我們尚未接觸前是不可預知的。以低姿態的進入方式,讓觀者更可直接接觸來感受,營造出一個內心包覆住的安全空間。
我想探討的是在於人際之間,手是我們的肢體中最重要的一部份。在文明社會中,只有臉孔與雙手不在衣服的包覆之中,因此文明人對外界接觸,建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關係,除了五官之外,就是雙手;臉孔可以有複雜的表情,而雙手同樣可以有複雜的表情,它們都是人格的象徵。手的形式是語言,透過形式而產生的動作,表達出內心的感情,暗示出人與人間的關係,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雙手持續不斷的活動著;在無意識中比手劃腳,它幫我們更清楚的表達了自己。每一隻手代表一個人格,兩隻手就如同正在對話中的兩個人,他們正以不同的姿勢互動著。
法國藝術史家福希庸(Henri Focillon)在其〈頌揚雙手〉(In Praise of Hands)一文中提到,「手可以揭示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它強加給人一種形態,一種輪廓,甚至可以說一種風格。」手,沒有眼睛、沒有聲音,它卻能洞察一切、傾訴一切。(高雄市立美術館「手的表情:美國布爾基金會世紀經典收藏展」) 包含身體、觸摸、移動的過程,觀者能從作品中,閱讀到手的不同姿態及個人特質,不同的「手」表達出各種可能的情感。雙手也可以是展現美感、透露暗示或作為隱喻的媒介。
     在不同時間地點面對不同的人事物時,每雙手皆可盡它的一份力量,我們無法抹滅每個生命在世間的存在,只是遺忘在某個角落,它都會是歷史的一部份,不管是快樂、愉悅、悲傷、憤慨。繁雜的色調交織著,繽紛中亦會是混黑,試圖找出人們心中被矇蔽的悲觀,我們會以好聽的話取代不可接受的事實,而讓自己好過一些,成為欺騙自己的高手,因為當揭發之時,那會是不可預測的變項。許多人事物不可避免的交織重疊著,我們沒有辦法自私的不顧慮及別人的感受,假設拋開一切人、事、物,是否所擁有的將再這一瞬間化歸為零?而那時的生命型態又會是如何呈現?包覆著自己不願遭受破壞的一塊,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也是自己無法突破的部份。
【廖雪情】縫隙裡的空隙
傍晚,戴了整天的隱形眼鏡無法隱形,遠的近的通通看不清楚,風使眼睛更加乾澀,在平常的日子裡,換上高中時期的眼鏡,周遭全浸在霧裡,朦朦朧朧,時間一如往常的前進,房間從昏黃漸漸變暗。
夢裡,站在家門裡朝外看,你正坐在一輛救護車裡,探出頭對我吼著。場景是靜音和慢速播放製成,嘴型漸漸放大,好像心靈相通般,就是知道你說不管怎樣都要記得戴安全帽,不斷重複,一定要戴安全帽,不斷重覆‧‧‧後來剩下的,好像是你憂心的面孔和一句靜音的文字,滑過,其他都糊成了一片綠,在夏天的午後。
現實,總是無法克制,不停冒汗的掌心,紙和字全都一起擱淺,視線開始模糊,弄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墨水和相片此時只能記起一些片段中的片斷。
記得,曾經一起去看流星雨,不知道是年紀太小,還是距離太遠,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那天流星雨真正的模樣。熬夜許的願望似乎太過渺小,最後一顆流星飛逝後,才發現還有好多想說的、想做的。時間流逝成了一切的藉口,假裝什麼都記不得,還記得的,似乎也是假的。意識裡的記憶,記憶裡的意識,模模糊糊,分不清真假。
意識,不停流動著,游移夢境與現實;拼接過去與現在;重組記憶與白日夢,層層疊疊,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停留於過去同時又集中於現在,一邊又專注著未來。心理時間和客觀時間交織在一起,意識開始穿梭在各個不同時空縫隙裡。
縫隙,一個可能的通道,通往不同的時空,通往不同的記憶,通往不同的夢境,通往不同的現實。處於半夢半醒之間,久遠的過去與現在接連在一起,記憶與白日夢融化在一塊。縫隙裡的景象究竟是外在事件活動的顯現?抑或是內在意識投射的屏幕?模糊的景象,開合的縫隙,造就了空隙。
空隙,瞇起眼,意識似乎在空隙裡產生新的意識。如同日常生活般,虛幻的夢境讓現實產生了想像,模糊的記憶讓意識產生了停頓,在空隙之中,霧裡,身影若隱若現;夢中,聲響忽遠忽近,在空隙之中,意識自由填補那些消逝的,或者,改變原本的。縫隙之中的空隙是視覺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總在獨自一人時漸漸浮現、放大、增長。似曾相識,隱隱約約,看似微不足道,但又無法抹滅,時而陌生時而熟悉,看似親近卻又顯得疏離,彷彿時空交錯一般,是前進抑是後退;是現實抑是虛幻;是現在抑是過去與未來。
救護車聲響在窗外響起,想起你,想起新聞報導的災難,幻想救護車上有什麼人,幻想事件的發生,祈禱車上人平安無事,呆滯幾秒後,生活繼續,一天之中總有一次以上,開始疑惑聽力的正常。
一隻貓,從小渴望擁有的陪伴,優雅、可愛、靈巧、輕盈,孤傲難馴,因受傷而相遇,康復後安靜的甚至忘了他的存在,掉落的鬍子,在已知未知的生命裡留下可以觸摸到的記憶。
童年的家人,現在的家人,漸漸消失,到外地唸書後,一年見面三個月,對話一個月,從熟悉到厭煩,從厭煩到分離,從分離到思念,從思念到陌生。
同學,從不認識到熟悉,從熟悉到分離,從分離到思念,從思念到遺忘。
總在還沒離開時急著想要逃離,在離開後卻又開始想念。覺得毫不重要的,失去後卻感到不捨。以記憶為基底,意識介入了潛意識,潛意識介入了意識 。
流動的意識在縫隙之中製造了空隙,又在空隙之中流竄出新的意識。
【蔡佩諭】Half II
很熟悉又很陌生
很害羞又很大方
很赤裸又很偽裝
很舒服又很反胃
很享受又很作做